景天

苦逼三党
放飞自我

【王肖】时至

第一次写王肖,ooc预警
be be be
HP世界观
短。一发完结。
标题废。
en。
写的不好打轻点。。。

阶梯上长满青苔,屋顶上还在漏水,窗口还挂着细细落落的蜘蛛网,挂着一只已经没有动静的蜘蛛。

除了最上面一间房间的灯光,否则看不出一丝生命的痕迹。

王不留行沿着楼梯向上走,手中的魔杖尖发出点点淡蓝色的荧光,他无声的向亮着光的房间走去,完全感觉不出此时他是要去逮捕那名占据魔法部通缉名单首位的黑魔法师,而像去见一位故友。

而事实上他确实是来见生灵灭,他们也确实好久没见了,只是见完之后会发生什么。

王不留行知道。

生灵灭也知道。

已经快到房间门口了。随着王不留行一句轻声的“诺克斯”那抹蓝光哧的消失了。

王不留行在身上翻找着,没有注意半分钟前洁净的墨绿长袍已经沾上了不少灰尘,坠着星星的帽尖也挂上了一点蜘蛛网。

最后他在长袍外面的口袋里摸出了一块小巧的黄铜怀表,迟疑了一下,把倒计时调到了一个小时。

随着嘎吱一声,表盘上一根原来停下的指针,开始了慢慢转动,机械的声音开始在楼道里响起。

“进来吧。”亮着灯光的门内传出邀请,王不留行把怀表收回口袋,推开半掩着的门,侧身走了进去。

门内比王不留行想象中的整洁,一张床,一个箱子,一把椅子,还有坐在椅子上的人。

即使先前也有幻想过如果哪天再次见面时要如何打招呼,如何寒暄。而此时凳子上的人活生生的出现在他面前,脸上的微笑的弧度都与以前没有变化,眼睛弯弯的,本代表着死寂的灰色,却在他的眼中带着温暖的光芒。

果然,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好久不见,王不留行。”

“好久不见,生灵灭。”

王不留行抓紧这短暂的空隙打量着生灵灭,身材消瘦了些许,本来脸上带着一点微微的婴儿肥也失去了踪迹。头发留长了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有时间打理显得有点杂乱。手指倒是没有什么变化,依然的纤长,带着几个永远消不掉的茧。曾经还带着遗憾跟他吐槽过说要是他手上没有茧,模起来手感一定很好。

还能看见记忆里的他在教室里,微微逆光的笑着回答:“这才是一名机械师的手!”

“诶诶,我说我们那么久没见,你不要在那里发呆啊。”生灵灭的话语打断了他的思绪。王不留行抱歉的冲他一笑,“只是在回想过去而已。”

“哦?”生灵灭打趣道,“那下一步就该是展望未来咯?说吧,我们还可以聊多长时间。”

王不留行掏出刚刚被放回口袋里的怀表,向前走两步放在了生灵灭手上,精细了链子从王不留行手心滑落。“一个小时。还有一个小时。”

只剩一个小时。

生灵灭凝望着怀表上面的指针,漫不经心的说:“所以你们傲罗小分队是准备让他们队长上来和我聊个天,等时间到了就把我加紧送去阿兹卡班吗?”说罢起身走到窗边,侧着身子朝着外面阴暗的沼泽地望去,许多黑色的长袍像幽灵一样在下面飘动。又像觅食的狼,安静有序的等着他们的首领回来。

王不留行也走了过来,靠在了桌子边上,露出沉思的表情“我估计是的,不过我更倾向于等时间到了,我就向地板来个四分五裂咒,我们一起掉下去被压死。然后明天预言家日报主题就是《傲罗部长王不留行在逮捕生灵灭行动中与其同归于尽英勇献身》,你觉得怎么样?”

生灵灭轻笑:“那可不行,我还指望着你骑着扫把帮我送份快递呢。”用手一指那个在角落里的箱子,“帮我把他送给我一个侄儿。”

“你侄儿?!”王不留行一脸诧异,声音陡然拔高了几度“你不是……你不是……”随机又弱了回去,“那被你杀的那两户麻瓜不是你表姐?”

生灵灭偏头,没有应他。

王不留行从侧面握住了他的手,用力一拉,生灵灭措手不及的倒在了王不留行怀中,刚想挣扎,却被紧紧地抱住了。生灵灭不由得一愣,两只手刚刚举起又有点无力的垂了下来。只能感觉到他的温热的呼吸喷在耳后,痒痒的。

“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沉默。长久的沉默。时间长到王不留行以为他不会说的时候,生灵灭开口了。

“我去我表姐家里看望她,还没走到我就发现不对劲,一群混混从我表姐的房子里走出来,手上拿着枪。”

“我冲上去拦住了他们,领头那个人把我一脚踢翻,从倒下的那个角度,我可以看到我表姐,倒在血中,衣服都红了。”

“所以,我就杀了他们。”

“没有用魔法,用的枪,看着他们惊恐的看着我,大声的喊着救命,然后身体开始抽搐,声音也小了下去。”

“随后我就进了房子,看着我表姐躺在地上,眼睛望着天花板,手还是热的,可是却渐渐变冷。”

“不过我突然想起没有看到我侄儿,而且我曾经给了表姐一瓶福灵剂,如果表姐没有喝它,那肯定给了她的儿子!”

“我正想着去找他,魔法部的人就来了。我就跑了出来。”

王不留行感觉喉咙像噎住了一样,松开了手臂,过了一下才开口说道:“你走吧。”
抬起头看着生灵灭的眼睛,“快点离开,去到别的国家,去到无人的森林里,去到没有人能找得到你的地方,永远不要再回来!”

生灵灭垂下眼眸,王不留行看不到他瞳孔中酝酿着这么样的情绪,只能看到他渐渐握起的拳头,和拳头里的一抹白光。

随即生灵灭抬起了头,脸上绽放出了一个微笑,不同于刚刚见面时的那个礼貌而带着距离感的笑容,这个笑容里面带着喜悦,带着一点忧伤。

还有释然。

生灵灭举起了自己拳头,王不留行现在清晰的看到了先前的一抹白光是什么—一个小玻璃瓶。而看清之后他的心跳近乎停止,能感受到那一种血液倒流的恐惧,大脑似乎明白了一切,却又带着混沌。

不,不是的。

肯定不是这样的。

他怎么可能拿得到它。

事情不会这样发展的!

“不!”

王不留行突然爆发了一声声嘶力竭的呐喊,惊起了沼泽地树上的乌鸦,惊起了在哪个角落里探头探脑的兔子,惊起了楼下队列整齐的傲罗,却没有停下面前人的动作。

生灵灭已经喝完了那个本来在他口袋里的瓶子里的液体。

王不留行只来得及抱住倒下的生灵灭,看着他的眼睛里的光彩渐渐淡去,看着他的笑容渐渐凝固,看着他手中的玻璃瓶摔到地上碎裂,看着他紧握的怀表滑落。

看着他的嘴巴一张一合。

活下去。

怀表的盖子突然弹开,传出清脆的机械碰撞的声音。

时间到了。

尾声:

《预言家日报》637期
麻瓜杀人案!作案者竟是巫师?!

《预言家日报》638期
魔法部公布最新消息,嫌疑人是曾经的机械天才?

《预言家日报》639期
傲罗办公室放出消息对生灵灭开启一级悬赏

《预言家日报》640期
傲罗精英分队队长王不留行于今日傍晚成功击毙生灵灭

评论(1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