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天

苦逼三党
放飞自我

乐乐生日贺文 。

       标题实在是写不出来,所以去掉了。
       ooc
       当然。乐乐生快!





      西藏,尼洋河。
      从高中开始不久,张佳乐从一个文艺青年一发不可收拾地走上了职业摄影的道路,甚至还没有毕业就梦想着抱着相机周游世界。
       好在他父母也是比较开明:年轻嘛,随他去了,等他那点双鱼座的幻想和浪漫都磨干净了自然会回来了。
       同班的同学先是对张佳乐的行为表示震惊,对抛下同伴离开高中的水深火热的行为大吼没义气。但全班上下,包括老师,但凡是和张佳乐稍微熟点的人都等着某一天那个扎着小辫的红发小子回到教室,继续和作业做斗争,为学习而努力。
       因为,所有人都不认为张佳乐是个独立自主,可以自己照顾自己,拿起背包就可以去周游世界的人。
       没有人相信他可以靠着这一时的心血来潮走下去。
       “其实,我自己都不相信我可以,更别说他们了。”张佳乐坐在副驾驶座上,一脸忧郁的望着车窗外,然而亮晶晶的眼睛出卖他伪装出来的颓废气质“不愧是西藏啊!这星星简直了!”
       虽然没认识多久,但孙哲平已经习惯了旁边的人的话题一下从回忆自己的学校生活跳跃到了此时夜幕上的星空孙哲平叹了口气:“我一直怀疑你是不是地球人?”
      “哦?看我智商超出了地球人许多是吗?”张佳乐调笑着回答。
       “不是智商方面的。是生理方面的。”
        “那是因为我颜值碾压了正常人类平均线吗?大孙你难得这么正经的夸人我都不习惯了。”
       孙哲平认真的思考了下,其实张佳乐智商方面也不像地球人,这已经被平均线虐爆了好吗!但他决定不说出来,继续刚刚的话题。
       “你说我们进藏多久了?”
        “两周左右吧。怎么了?”
        “你都进藏两周了你告诉我今天才第一次看到星星,你原来那半个月都是太阳下山睡觉都没有起来过吗!你原来都是这样一觉不醒的睡觉?!”
孙哲平表示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类。“所以你真的不是外星人?”
       张佳乐瞬间就从脚架着看星星的休闲姿态切换成了向孙哲平扑过去的进攻姿态。不出所料的被孙哲平一只手挡了下来。“孙哲平你够了我那叫一觉不醒吗!我那最多叫睡得死一点罢了!”
       孙哲平干脆利落的接了一句:“你那不叫睡得死,你那叫睡死了。”
       张佳乐气呼呼的转过去,“不理你了。”
       过了几分钟,还没有等到张佳乐转回头继续跟自己扯东扯西的孙哲平差异的探过身子看了一眼张佳乐,看到了一个让他不差异的结果。
       睡着了。
       果然这就是传说中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吗。。。
       无奈的从后座上拿过张佳乐的背包,摸出毯子给他盖上。手无意中碰到了一抹冰凉。
      这感觉他再熟悉不过了。
      是张佳乐的单反。
      掏出了相机,在手上掂了掂。轻叹一声。把包扔了回去,打开车门下了车。
       2月份的青藏高原本就十分寒冷,夜晚更是冻人,风大得好似可以把人吹走。孙哲平在寒风中打了个哆嗦,急忙把门关上。
       可不要让他受凉了。
       夜晚的尼洋河看不出白天清澈的水,却倒映着银白的月光,星空的倒影还没来得及在水面上呈现出来,就被潺潺的流水搅碎,好似带着星光的绸带。
        咔嚓。
        把美景定格时永远是摄影师最自豪的一刻。
        孙哲平没有查看照片,因为他知道多半糊了,自从手受伤后,他就再也没碰过相机。
        可是今天竟神使鬼差的又拿起了相机。
        停止了在寒风中感叹人生,转身回到了车上。
        车门关上,车内除了两人轻微的呼吸声,一片寂静。
        孙哲平扭过头,静静地看着张佳乐的睡颜,内心小小地感叹了一番。
        其实张佳乐颜值确实还是不错的。
       安静,就这么一直保持下去,直到被电子表轻微的滴滴声打断。
       五。
       孙哲平举起了相机。
       四。
       孙哲平把相机对准了张佳乐。
       三。
       孙哲平正在调整光圈。
       二。
       孙哲平发现自己的手没有抖。
       一。
       孙哲平笑了。
       零。
       张佳乐,生日快乐。




我自己都不太清楚我写了什么。
大概就是乐乐跑出家去抱着相机想穷游摄影时搭上了大孙的车。
然后就在一起了【一见钟情?
大概吧。
本来是乐乐主视角。莫名其妙的就不对了。
最后。张佳乐,生日快乐。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