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天

苦逼三党
放飞自我

【邱乔】Alcohol 上

    第一次写邱乔emmmm.轻喷
    ooc预警
    文笔什么的不存在的
    坑品垃圾跳坑谨慎
    伪.复健

     即使才入初秋,凌晨时分温度也不想夏季那样放肆。秋老虎还未到,天气却已开始渐渐转凉。居民小区内有叮嘱深夜复习孩子要增添衣物的家长,也有轻手轻脚帮老伴捏好被子的老人家。平凡而温馨。
   
    但在h市的边缘,凌晨时分的酒吧才刚刚开始新的一天,极具节奏的音乐,暧昧的灯光,互彪手速的吉他和贝司,加上嗓音妖娆的驻场,吸引着各式各样的人停下脚步,踌躇片刻而后进入,或是点一杯颜色诱人的鸡尾酒四处搭讪寻求一端艳遇,或是在舞池里尽情释放,当然也有那么几个异类,不喝酒不搭讪,不该棉被纯聊天。
   
    眼前的少年显然就是一个,穿着简约的白T配着七分牛仔裤,外面还罩着一件中袖的格子衬衫,眉眼清秀,鼻梁上驾着没有镜片的黑框眼镜,和酒吧街的气氛格格不入,脸上一直带着浅浅的笑,怎么看也不像来泡吧的,更像是个缺了书包的高中生。
   
    吧台里的调酒师显然注意到了还站在舞池边上张望的少年,挥手招呼:“一帆!这边。”
   
    乔一帆偏头,望见了声音的来源,婉言拒绝了一个邀请他去舞池里“一起玩玩”的女士,从像沙丁鱼罐头一样挤满了人的舞池边绕过,坐在了吧台边的高脚椅上,跟酒保打了个招呼:“闻理,好久不见。”
   
    闻理拿着调酒的长柄银勺和眼前的少年挥了挥:“一帆好久不见啊!今天就你一个人来?叶修前辈呢?”
   
    乔一帆一下没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来,第一次来嘉世是叶修带着他来的,明面上说是关爱下后辈实际上是为了带他多了解了解嘉世的人,顺便混个脸熟。当时那天也是闻理在酒吧里面接待他们两,礼貌的客套了几句后就随口问了句:叶神要不要喝点什么的?闻理本以为叶修的酒量肯定是插科打诨的带过这句,没想到叶修认真的点了点头说:“好啊,给我来杯芒果汁,不要冰,麻烦小闻了。”
   
    闻理当时就僵在了吧台后面,愣了好一下才打着哈哈说:“叶神真幽默啊,我们这还真没有芒果汁,叶神要不换个别的?”
   
    叶修一边从烟盒里拿了一根烟一边找打火机,听了闻理的回答动作停了一下,随即接口道:“那就换个别的吧,我这人很随便的,苹果汁也行。”一句话把闻理还递在半空中的酒水单又堵了回去。
   
    “叶神我们这没有芒果汁。”
   
    “你刚刚不是说过了吗?我苹果汁也行的”
   
    “我们这也没有苹果汁啊!”
   
    “啧啧,小闻啊怎么你们要什么没有什么啊,这服务态度不行啊,给你差评哦。”
   
    “我们这是酒吧啊!酒吧啊!要果汁出门右拐去甜品店好吗!”
   
    “那家甜品店又不是你们嘉世的,我去那干嘛,决定了那就柠檬汁吧!”
   
    “我们没有柠檬汁!”
   
    “小闻啊你糊弄人就不好了,你们酒吧没有柠檬?那不是啊,欺负哥视力不好啊!”
   
    “那是调酒的啊……”
   
    “调酒的就不能榨汁?年轻人啊要学会变通啊!”
   
    看着两人互怼以生无可恋脸去榨柠檬汁的闻理为结束,乔一帆在边上看着忍笑忍得肚子都疼了,看来上次叶神给面前一脸紧张如临大敌的闻理造成了深刻的心理阴影啊。
   
    “今天前辈要和轮回谈协议,跑去S市了,所以我就一个人来了。”乔一帆看着明显松了一口气的闻理暗笑,“邱非还没来吗?”
   
    “前面有消息说我们地盘上的酒楼有人故意砸场子,不知道说是哪家在暗中下绊,老大就带了小白赶了过去。”听到叶大boss没来闻理也是放松了很多,一边稳当的倒酒一边和乔一帆闲聊。“要不要喝点什么?除了柠檬汁别的都有哦!”
   
    “唔...”乔一帆看着从酒瓶中倒出的琥珀色液体,心里一阵发虚,即使平常在兴欣没怎么喝酒,他也知道自己的酒量也就是堪堪比五杯倒的罗辑多上一点。况且等下还要代表兴欣和嘉世的一把手打交道,现在肯定不是一个适合小酌怡情的时候。
   
    可是...虽说不想喝,问题这下在嘉世的酒吧里不给人家面子会不会不太好啊。乔一帆心中纠结,自己又不像叶修前辈那样可以理直气壮的说出一杯果汁这种话。无奈之下乔一帆只好拿过酒水单,装作认真思考喝什么,实则想找个酒精度数低一点的随便喝点就是了。
   
    Bloody Mary。血腥玛丽是吧,好像很有名,那估计度数不低。
   
    Manhattan。曼哈顿, ,这不是地名吗为什么有鸡尾酒会叫这个!
   
    Tequila Sunrise。龙舌兰,好像是款很烈的酒啊,哎呀换个换个。
   
    于是乔一帆把薄薄的单子从正面翻到背面,再从背面翻回来,实在是单看名字看不出那款度数低点,正自暴自弃的想着要不然直接让闻理推荐一款度数不高的鸡尾酒就是了的时候,看到了Long Island Iced Tea。
   
    唔...冰茶?感觉没听过这名字的鸡尾酒啊,乔一帆纳闷,不过一想自己那酒量也就释然了。
   
    都叫茶了,度数不会太高的吧?
   
    反正也不知道喝什么就他了!
   
    “帮我拿杯Long Island Iced Tea吧!”乔一帆把酒水单递了回去,还朝着闻理眨了眨眼,本以为面前的人会一眼看穿自己的小心思。没想到闻理只是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单子就转身去拿杯子了,“原来一帆你喜欢喝长岛冰茶啊。”
   
    “嗯。”乔一帆只是笑着应了一声,既然闻理没看出他那点小心思或是看出了不拆穿。他也不会说自己说出来。
   
    不过如果乔一帆真的问了闻理或者对于鸡尾酒有那么一点点的了解,他就会得到一个重要的信息。
   
    长岛冰茶名字叫茶,但度数真不低,号称十大失身酒之一。
   
    但乔一帆他不知道。
   
    他不知道。
   
    不知道。
   
    于是他直接的,不出意外的,毫不矫揉造作的
   
    醉了。
   
    不过虽然乔一帆没怎么喝过酒,但咋一看酒品还是不错的。没有像那些失恋买醉的妹子那样不是哭的撕心裂肺就是一个人黯然神伤默默流泪;也不会想许多人那样神志不清还胡话连篇;更没有喝吐。只是一个人安安静静的靠在吧台边上,根本看不出他醉了。
   
    唯一跟所有醉酒的人一样的一点就是,乔一帆也没有感觉自己喝醉了,于是他还在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那杯对于他来说度数爆表的长岛冰茶,直到耳边响起少年清冷的声音:
   
    “抱歉乔前辈,我来晚了。”
   
    声音随着一阵带着初秋微凉的夜风,穿着中长款风衣的少年在他身边坐下,出众的气质在他经过舞池边上就吸引了许多不加掩饰的炽热视线,却又再接触到脸庞是悄然散去。
   
    没有人想在嘉世的地盘上与他们的boss产生不愉快。
   
    而且这boss脾气据说还很不好。
   
    乔一帆正处于醉得有些懵懵懂懂的状态,邱非的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一股淡淡的硝烟味钻入鼻中,才从不知已经发散到何处的思维中回过神来。
   
    乔一帆转过来,头微微偏着,眼睛却定定的看着邱非,直勾勾的,看着邱非。
   
    就这么的对视了好几秒钟。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开始邱非还在满脑子的黑人问号,愣了一下开始认真端详乔一帆,不出两秒得出了一个显而易见的结论。
   
    乔一帆醉了。
   
    眼前的人,脸颊微红,身子歪的已经快要倒下,无一不是表明醉了的事实,但偏偏眼瞳即使带了薄薄一层水雾,却又不像醉了的人那样一片茫然,反而清澈见底,就那么的,直勾勾的望着,不带任何对于情绪上的掩饰,就是那么通透的,一眼就可以望见底的直接,浓浓的喜悦与兴奋在眼里跳动,满当当的,好像要溢出来。
   
    “邱非!”
   
    邱非松了一口气,心想:还好没怎么醉,还认得人。要是让前辈知道一帆醉倒在了嘉世的酒吧里,那怕是说不清楚了。
   
    不过,邱非歪头看着乔一帆。暗自腹诽:
   
    这样的一帆好可爱啊...
   
    带着一点点平常不显露出来的恶趣味,邱非身子微微前倾,小声叫了声:“一帆?”
   
    然后乔一帆一手拿着只剩下冰块的杯子,就这么直挺挺的,往座椅边上倒了下去。
   
    邱非赶忙伸手捞人,赶在兴欣未来的良心的脑袋与地面亲密接触之前拉住了人,一只扶住乔一帆,手另一只手拿过倒了一大半冰块的杯子放在吧台上。刚刚侧身放好杯子,转头回来就发现乔一帆两只手就绕绳一样缠在了他胳膊上,脑袋还凑了过去蹭了几下,伴着一声含糊的“邱非”,没了动静。
   
    邱非一脸懵逼。
   
    站在吧台后的闻理一脸懵逼。
   
    今天的一帆画风不对啊!
   
    这不是我认识的那款白切黑!


tbc.

评论(5)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