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天

苦逼三党
放飞自我

这广告我是很服气的。
真的很服气。
无比服气的呀233333333
我买我买!!!
你让金角和ROAD一起笑得再羞涩一点233333

最近战绩不好,蛮怕队员都心态爆炸的。
看下微博,还好下路两个人的评论都是鼓励的,很暖心了看着。
从IM到板蓝根。多么好的下路组合。
为自己喜欢了这么好的一个战队而开心
加油呀!

这是一个很简陋的repo
@空山新雨 大大~

第一眼看到本子的时候感觉很清凉。
三七开的蓝白封面带上字体可爱的标题
底下还有四列小诗
感觉像是蓝色的橘彩星光,淡蓝的浅海,带着海风,咸咸的。

但看完全文在再看封面
更注意到的是浅蓝底下的深海。
幽幽的蓝

全文没放出不敢多说怕剧透。
只是合上的时候想感叹。
最后沐橙还是有了一颗自己的钻石呀
有着方糖般的切割,锐利的光
带着四只小狗
还有不用红灯警告的一辈子~


最后表白大大(´▽`)

就冲这个ED管彩铅叫声爸爸不亏!
哇的一声哭出来!
满足了多少默默萌着冷角色的同好!
真的!有这份心就超好的!
对彩铅黑转粉转了转了!!!

甜吗?甜。

邱乔小甜饼。
美食区扛把子邱x吃播乔
ooc预警
短小一发完











“大家好啊,我是一寸灰,好久不见啊。”乔一帆看着密密麻麻的弹幕,对着镜头露出了一个微笑。

【小天使好久不见!】

【最近没看着小天使的直播我午饭都吃不下去了!】

【我已经摆好了盒饭开播吧】

【盒饭+1】

“唔,本来今天是要给大家试吃最近很火的那款泡面的。但是...由于天气炎热快递小哥的消极怠工...我的泡面还没有收到。”乔一帆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露出楚楚可怜的表情。

“抱歉了大家,不好意思了啊。”

【没关系的啦】

【没事up主我们看着你吃饭也行!】

【没错没错,看着小天使好下饭。】

【前面你认真的吗233333】

“不过,”乔一帆话锋一转,“泡面没有了,但我早就预料到了现在,所以机智的准备了救场的!”边说边吧手机转了180°,把摄像头对准邱非“让我们欢迎美食区扛把子!格式大大!大家掌声欢迎!”

邱非一本正经的对着摄像头说“大家好,我是格式,刚刚五分钟前被你们机智的,up主拉来救场。”

【哇表白格式大佬!】

【格式大佬被拉来救场还吃什么泡面!我们要看大佬的慕斯蛋糕!】

【天了噜随手一拉就是大大!】

【机智的那边有停顿吧23333】

【赌五毛有停顿hhhh】

【大佬还是那么的腹黑,互怼什么的满分!】

乔一帆把脸凑到摄像头前,看着屏幕里因为邱非的出现暴增的弹幕数量和刷得飞快的小礼物有些懵圈。“诶诶!这是我的直播间啊!为什么那么多表白格式的!不是该表白我吗!”

邱非揉了揉乔一帆的脑袋“你的直播间,你的粉丝,你的礼物都是你的。”

【??我是来看吃的的,不是来吃狗粮的!】

【此处缺一句“都是你的,你是我的”】

【语气好宠溺啊(ฅ>ω<*ฅ)】

【hhh大写服气】

【23333你的好友霸道总裁已上线】

“好了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开始吧。”看着弹幕越来越偏远的主题,乔一帆赶忙转移话题“因为今天事发突然没有什么时间准备,只好让格式做一点小甜品我来试吃,味道还行的话过几天就会放教程出来,大家就可以自己在家做啦!格式你今天做的是什么啊?”

邱非从冰箱里拿了两个小碗坐在乔一帆边上,接过话说“今天做的是抹茶西米糕,很简单的一款小甜品。”

【简单...are you sure??】

【格式常见句型:这是一款简单的甜品,这是一份简单的主食,这次的教程很简单。】

【手残党不想看了。心塞塞。】

【格式大大的简单对于我们就是地狱难度。】

【我们要相信大大!说不定这次不是地狱难度是变态难度呢!】

【别说了,我就看看小天使吃就行了。亲手做什么的不存在的。】

【我们在讨论难度级别的时候小天使已经开始吃了...】

【我擦我就去了个厕所怎么就只剩下半碗了。】

【你们有没注意边上格式大佬...】

【哇...全程看着up主吃。】

【看小天使吃完了还默默递餐巾纸!】

【甜甜的狗粮味(*/ω\*)】

乔一帆心满意足的消灭了一整份西米糕,接过邱非递来的餐巾纸擦擦嘴,“哇 不愧是格式做的,是真的好吃!不过按照惯例,我还是中肯的评价一下吧!”

“抹茶和椰汁的分层超好看!颜值没话说!”

“西米煮的刚刚好,大家煮的时候要认真把握时间哦。”

“口感很绵密,用句很俗的评价来说就是入口即化!是真心的!”

“不过,我发现了一个问题!”

邱非挑眉:“你说有什么问题?”

乔一帆腼腆一笑,“其实也不是什么很大的问题啦,就是格式你做的没什么甜味不够甜,大家等配方出来做的时候要多加点糖噢!”

“我做的糖刚刚好的,不会不够甜”

“真的格式你糖肯定放少了,不够甜!”

“不会不够甜。”

“真的不够甜。”

邱非无奈,不动声色的从自己碗了舀了一勺西米糕,“不然你问问观众们会不会不够甜。”

乔一帆对着直播间茫然:“啊?可是你还没入教程啊配方什么的,他们怎么知道?”

“头转过来。”

“啊?格式你唔......”乔一帆还在茫然中转了头,就被邱非喂了一大勺西米糕,一下子一团红晕从脸颊蔓延开来。

玩家 邱非对玩家 乔一帆使出了技能投喂

玩家 乔一帆受到了技能伤害外带僵直buff!

玩家 乔一帆使出了技能趴桌!

邱非好笑的看着趴在桌子上的人,不动声色的收回了勺子,抬头带着看摄像头问,

“甜吗?”

【甜.....】

【这狗粮甜到掉牙了。】

【为大佬打call!甜!】

【甜甜甜甜甜甜甜!】

【城会玩。甜(๑•̀ㅂ•́)و✧】

【小天使脸红了23333甜!】

邱非带着恶作剧得逞的微笑凑到乔一帆耳朵边上,轻声问:

“甜吗?”

“甜。”

哇哇哇邱乔最甜⁄(⁄ ⁄•⁄ω⁄•⁄ ⁄)⁄

【邱乔】Alcohol 上

    第一次写邱乔emmmm.轻喷
    ooc预警
    文笔什么的不存在的
    坑品垃圾跳坑谨慎
    伪.复健

     即使才入初秋,凌晨时分温度也不想夏季那样放肆。秋老虎还未到,天气却已开始渐渐转凉。居民小区内有叮嘱深夜复习孩子要增添衣物的家长,也有轻手轻脚帮老伴捏好被子的老人家。平凡而温馨。
   
    但在h市的边缘,凌晨时分的酒吧才刚刚开始新的一天,极具节奏的音乐,暧昧的灯光,互彪手速的吉他和贝司,加上嗓音妖娆的驻场,吸引着各式各样的人停下脚步,踌躇片刻而后进入,或是点一杯颜色诱人的鸡尾酒四处搭讪寻求一端艳遇,或是在舞池里尽情释放,当然也有那么几个异类,不喝酒不搭讪,不该棉被纯聊天。
   
    眼前的少年显然就是一个,穿着简约的白T配着七分牛仔裤,外面还罩着一件中袖的格子衬衫,眉眼清秀,鼻梁上驾着没有镜片的黑框眼镜,和酒吧街的气氛格格不入,脸上一直带着浅浅的笑,怎么看也不像来泡吧的,更像是个缺了书包的高中生。
   
    吧台里的调酒师显然注意到了还站在舞池边上张望的少年,挥手招呼:“一帆!这边。”
   
    乔一帆偏头,望见了声音的来源,婉言拒绝了一个邀请他去舞池里“一起玩玩”的女士,从像沙丁鱼罐头一样挤满了人的舞池边绕过,坐在了吧台边的高脚椅上,跟酒保打了个招呼:“闻理,好久不见。”
   
    闻理拿着调酒的长柄银勺和眼前的少年挥了挥:“一帆好久不见啊!今天就你一个人来?叶修前辈呢?”
   
    乔一帆一下没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来,第一次来嘉世是叶修带着他来的,明面上说是关爱下后辈实际上是为了带他多了解了解嘉世的人,顺便混个脸熟。当时那天也是闻理在酒吧里面接待他们两,礼貌的客套了几句后就随口问了句:叶神要不要喝点什么的?闻理本以为叶修的酒量肯定是插科打诨的带过这句,没想到叶修认真的点了点头说:“好啊,给我来杯芒果汁,不要冰,麻烦小闻了。”
   
    闻理当时就僵在了吧台后面,愣了好一下才打着哈哈说:“叶神真幽默啊,我们这还真没有芒果汁,叶神要不换个别的?”
   
    叶修一边从烟盒里拿了一根烟一边找打火机,听了闻理的回答动作停了一下,随即接口道:“那就换个别的吧,我这人很随便的,苹果汁也行。”一句话把闻理还递在半空中的酒水单又堵了回去。
   
    “叶神我们这没有芒果汁。”
   
    “你刚刚不是说过了吗?我苹果汁也行的”
   
    “我们这也没有苹果汁啊!”
   
    “啧啧,小闻啊怎么你们要什么没有什么啊,这服务态度不行啊,给你差评哦。”
   
    “我们这是酒吧啊!酒吧啊!要果汁出门右拐去甜品店好吗!”
   
    “那家甜品店又不是你们嘉世的,我去那干嘛,决定了那就柠檬汁吧!”
   
    “我们没有柠檬汁!”
   
    “小闻啊你糊弄人就不好了,你们酒吧没有柠檬?那不是啊,欺负哥视力不好啊!”
   
    “那是调酒的啊……”
   
    “调酒的就不能榨汁?年轻人啊要学会变通啊!”
   
    看着两人互怼以生无可恋脸去榨柠檬汁的闻理为结束,乔一帆在边上看着忍笑忍得肚子都疼了,看来上次叶神给面前一脸紧张如临大敌的闻理造成了深刻的心理阴影啊。
   
    “今天前辈要和轮回谈协议,跑去S市了,所以我就一个人来了。”乔一帆看着明显松了一口气的闻理暗笑,“邱非还没来吗?”
   
    “前面有消息说我们地盘上的酒楼有人故意砸场子,不知道说是哪家在暗中下绊,老大就带了小白赶了过去。”听到叶大boss没来闻理也是放松了很多,一边稳当的倒酒一边和乔一帆闲聊。“要不要喝点什么?除了柠檬汁别的都有哦!”
   
    “唔...”乔一帆看着从酒瓶中倒出的琥珀色液体,心里一阵发虚,即使平常在兴欣没怎么喝酒,他也知道自己的酒量也就是堪堪比五杯倒的罗辑多上一点。况且等下还要代表兴欣和嘉世的一把手打交道,现在肯定不是一个适合小酌怡情的时候。
   
    可是...虽说不想喝,问题这下在嘉世的酒吧里不给人家面子会不会不太好啊。乔一帆心中纠结,自己又不像叶修前辈那样可以理直气壮的说出一杯果汁这种话。无奈之下乔一帆只好拿过酒水单,装作认真思考喝什么,实则想找个酒精度数低一点的随便喝点就是了。
   
    Bloody Mary。血腥玛丽是吧,好像很有名,那估计度数不低。
   
    Manhattan。曼哈顿, ,这不是地名吗为什么有鸡尾酒会叫这个!
   
    Tequila Sunrise。龙舌兰,好像是款很烈的酒啊,哎呀换个换个。
   
    于是乔一帆把薄薄的单子从正面翻到背面,再从背面翻回来,实在是单看名字看不出那款度数低点,正自暴自弃的想着要不然直接让闻理推荐一款度数不高的鸡尾酒就是了的时候,看到了Long Island Iced Tea。
   
    唔...冰茶?感觉没听过这名字的鸡尾酒啊,乔一帆纳闷,不过一想自己那酒量也就释然了。
   
    都叫茶了,度数不会太高的吧?
   
    反正也不知道喝什么就他了!
   
    “帮我拿杯Long Island Iced Tea吧!”乔一帆把酒水单递了回去,还朝着闻理眨了眨眼,本以为面前的人会一眼看穿自己的小心思。没想到闻理只是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单子就转身去拿杯子了,“原来一帆你喜欢喝长岛冰茶啊。”
   
    “嗯。”乔一帆只是笑着应了一声,既然闻理没看出他那点小心思或是看出了不拆穿。他也不会说自己说出来。
   
    不过如果乔一帆真的问了闻理或者对于鸡尾酒有那么一点点的了解,他就会得到一个重要的信息。
   
    长岛冰茶名字叫茶,但度数真不低,号称十大失身酒之一。
   
    但乔一帆他不知道。
   
    他不知道。
   
    不知道。
   
    于是他直接的,不出意外的,毫不矫揉造作的
   
    醉了。
   
    不过虽然乔一帆没怎么喝过酒,但咋一看酒品还是不错的。没有像那些失恋买醉的妹子那样不是哭的撕心裂肺就是一个人黯然神伤默默流泪;也不会想许多人那样神志不清还胡话连篇;更没有喝吐。只是一个人安安静静的靠在吧台边上,根本看不出他醉了。
   
    唯一跟所有醉酒的人一样的一点就是,乔一帆也没有感觉自己喝醉了,于是他还在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那杯对于他来说度数爆表的长岛冰茶,直到耳边响起少年清冷的声音:
   
    “抱歉乔前辈,我来晚了。”
   
    声音随着一阵带着初秋微凉的夜风,穿着中长款风衣的少年在他身边坐下,出众的气质在他经过舞池边上就吸引了许多不加掩饰的炽热视线,却又再接触到脸庞是悄然散去。
   
    没有人想在嘉世的地盘上与他们的boss产生不愉快。
   
    而且这boss脾气据说还很不好。
   
    乔一帆正处于醉得有些懵懵懂懂的状态,邱非的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一股淡淡的硝烟味钻入鼻中,才从不知已经发散到何处的思维中回过神来。
   
    乔一帆转过来,头微微偏着,眼睛却定定的看着邱非,直勾勾的,看着邱非。
   
    就这么的对视了好几秒钟。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开始邱非还在满脑子的黑人问号,愣了一下开始认真端详乔一帆,不出两秒得出了一个显而易见的结论。
   
    乔一帆醉了。
   
    眼前的人,脸颊微红,身子歪的已经快要倒下,无一不是表明醉了的事实,但偏偏眼瞳即使带了薄薄一层水雾,却又不像醉了的人那样一片茫然,反而清澈见底,就那么的,直勾勾的望着,不带任何对于情绪上的掩饰,就是那么通透的,一眼就可以望见底的直接,浓浓的喜悦与兴奋在眼里跳动,满当当的,好像要溢出来。
   
    “邱非!”
   
    邱非松了一口气,心想:还好没怎么醉,还认得人。要是让前辈知道一帆醉倒在了嘉世的酒吧里,那怕是说不清楚了。
   
    不过,邱非歪头看着乔一帆。暗自腹诽:
   
    这样的一帆好可爱啊...
   
    带着一点点平常不显露出来的恶趣味,邱非身子微微前倾,小声叫了声:“一帆?”
   
    然后乔一帆一手拿着只剩下冰块的杯子,就这么直挺挺的,往座椅边上倒了下去。
   
    邱非赶忙伸手捞人,赶在兴欣未来的良心的脑袋与地面亲密接触之前拉住了人,一只扶住乔一帆,手另一只手拿过倒了一大半冰块的杯子放在吧台上。刚刚侧身放好杯子,转头回来就发现乔一帆两只手就绕绳一样缠在了他胳膊上,脑袋还凑了过去蹭了几下,伴着一声含糊的“邱非”,没了动静。
   
    邱非一脸懵逼。
   
    站在吧台后的闻理一脸懵逼。
   
    今天的一帆画风不对啊!
   
    这不是我认识的那款白切黑!


tbc.

emmmm....
感觉是一部很奇妙的电影。
剧情第一眼很简单很直接
但往深处想就很。。微妙。
感觉埋了很多没有明说的伏笔
很多很多的那种
我除了看出来疱卯和疱丁之间的关系以外没有看出任何别的。。。。【甲乙丙丁,子丑寅卯】
全程bgm满分!!!
画风也很喜欢!特别是梦境的那一端!
大护法配音小连杀啊超级赞!
人设也很喜欢!
感觉罗丹的画风像劫,设定像烬。
又是一部没有女主【隐婆或是那妹子?】的动漫。
片尾那个带着红布条的蚁猴子满分啊!
对片尾曲什么的倒是没有很深的印象一般般。
不过我现在只想买周边!买买买!

【王肖】时至

第一次写王肖,ooc预警
be be be
HP世界观
短。一发完结。
标题废。
en。
写的不好打轻点。。。

阶梯上长满青苔,屋顶上还在漏水,窗口还挂着细细落落的蜘蛛网,挂着一只已经没有动静的蜘蛛。

除了最上面一间房间的灯光,否则看不出一丝生命的痕迹。

王不留行沿着楼梯向上走,手中的魔杖尖发出点点淡蓝色的荧光,他无声的向亮着光的房间走去,完全感觉不出此时他是要去逮捕那名占据魔法部通缉名单首位的黑魔法师,而像去见一位故友。

而事实上他确实是来见生灵灭,他们也确实好久没见了,只是见完之后会发生什么。

王不留行知道。

生灵灭也知道。

已经快到房间门口了。随着王不留行一句轻声的“诺克斯”那抹蓝光哧的消失了。

王不留行在身上翻找着,没有注意半分钟前洁净的墨绿长袍已经沾上了不少灰尘,坠着星星的帽尖也挂上了一点蜘蛛网。

最后他在长袍外面的口袋里摸出了一块小巧的黄铜怀表,迟疑了一下,把倒计时调到了一个小时。

随着嘎吱一声,表盘上一根原来停下的指针,开始了慢慢转动,机械的声音开始在楼道里响起。

“进来吧。”亮着灯光的门内传出邀请,王不留行把怀表收回口袋,推开半掩着的门,侧身走了进去。

门内比王不留行想象中的整洁,一张床,一个箱子,一把椅子,还有坐在椅子上的人。

即使先前也有幻想过如果哪天再次见面时要如何打招呼,如何寒暄。而此时凳子上的人活生生的出现在他面前,脸上的微笑的弧度都与以前没有变化,眼睛弯弯的,本代表着死寂的灰色,却在他的眼中带着温暖的光芒。

果然,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好久不见,王不留行。”

“好久不见,生灵灭。”

王不留行抓紧这短暂的空隙打量着生灵灭,身材消瘦了些许,本来脸上带着一点微微的婴儿肥也失去了踪迹。头发留长了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有时间打理显得有点杂乱。手指倒是没有什么变化,依然的纤长,带着几个永远消不掉的茧。曾经还带着遗憾跟他吐槽过说要是他手上没有茧,模起来手感一定很好。

还能看见记忆里的他在教室里,微微逆光的笑着回答:“这才是一名机械师的手!”

“诶诶,我说我们那么久没见,你不要在那里发呆啊。”生灵灭的话语打断了他的思绪。王不留行抱歉的冲他一笑,“只是在回想过去而已。”

“哦?”生灵灭打趣道,“那下一步就该是展望未来咯?说吧,我们还可以聊多长时间。”

王不留行掏出刚刚被放回口袋里的怀表,向前走两步放在了生灵灭手上,精细了链子从王不留行手心滑落。“一个小时。还有一个小时。”

只剩一个小时。

生灵灭凝望着怀表上面的指针,漫不经心的说:“所以你们傲罗小分队是准备让他们队长上来和我聊个天,等时间到了就把我加紧送去阿兹卡班吗?”说罢起身走到窗边,侧着身子朝着外面阴暗的沼泽地望去,许多黑色的长袍像幽灵一样在下面飘动。又像觅食的狼,安静有序的等着他们的首领回来。

王不留行也走了过来,靠在了桌子边上,露出沉思的表情“我估计是的,不过我更倾向于等时间到了,我就向地板来个四分五裂咒,我们一起掉下去被压死。然后明天预言家日报主题就是《傲罗部长王不留行在逮捕生灵灭行动中与其同归于尽英勇献身》,你觉得怎么样?”

生灵灭轻笑:“那可不行,我还指望着你骑着扫把帮我送份快递呢。”用手一指那个在角落里的箱子,“帮我把他送给我一个侄儿。”

“你侄儿?!”王不留行一脸诧异,声音陡然拔高了几度“你不是……你不是……”随机又弱了回去,“那被你杀的那两户麻瓜不是你表姐?”

生灵灭偏头,没有应他。

王不留行从侧面握住了他的手,用力一拉,生灵灭措手不及的倒在了王不留行怀中,刚想挣扎,却被紧紧地抱住了。生灵灭不由得一愣,两只手刚刚举起又有点无力的垂了下来。只能感觉到他的温热的呼吸喷在耳后,痒痒的。

“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沉默。长久的沉默。时间长到王不留行以为他不会说的时候,生灵灭开口了。

“我去我表姐家里看望她,还没走到我就发现不对劲,一群混混从我表姐的房子里走出来,手上拿着枪。”

“我冲上去拦住了他们,领头那个人把我一脚踢翻,从倒下的那个角度,我可以看到我表姐,倒在血中,衣服都红了。”

“所以,我就杀了他们。”

“没有用魔法,用的枪,看着他们惊恐的看着我,大声的喊着救命,然后身体开始抽搐,声音也小了下去。”

“随后我就进了房子,看着我表姐躺在地上,眼睛望着天花板,手还是热的,可是却渐渐变冷。”

“不过我突然想起没有看到我侄儿,而且我曾经给了表姐一瓶福灵剂,如果表姐没有喝它,那肯定给了她的儿子!”

“我正想着去找他,魔法部的人就来了。我就跑了出来。”

王不留行感觉喉咙像噎住了一样,松开了手臂,过了一下才开口说道:“你走吧。”
抬起头看着生灵灭的眼睛,“快点离开,去到别的国家,去到无人的森林里,去到没有人能找得到你的地方,永远不要再回来!”

生灵灭垂下眼眸,王不留行看不到他瞳孔中酝酿着这么样的情绪,只能看到他渐渐握起的拳头,和拳头里的一抹白光。

随即生灵灭抬起了头,脸上绽放出了一个微笑,不同于刚刚见面时的那个礼貌而带着距离感的笑容,这个笑容里面带着喜悦,带着一点忧伤。

还有释然。

生灵灭举起了自己拳头,王不留行现在清晰的看到了先前的一抹白光是什么—一个小玻璃瓶。而看清之后他的心跳近乎停止,能感受到那一种血液倒流的恐惧,大脑似乎明白了一切,却又带着混沌。

不,不是的。

肯定不是这样的。

他怎么可能拿得到它。

事情不会这样发展的!

“不!”

王不留行突然爆发了一声声嘶力竭的呐喊,惊起了沼泽地树上的乌鸦,惊起了在哪个角落里探头探脑的兔子,惊起了楼下队列整齐的傲罗,却没有停下面前人的动作。

生灵灭已经喝完了那个本来在他口袋里的瓶子里的液体。

王不留行只来得及抱住倒下的生灵灭,看着他的眼睛里的光彩渐渐淡去,看着他的笑容渐渐凝固,看着他手中的玻璃瓶摔到地上碎裂,看着他紧握的怀表滑落。

看着他的嘴巴一张一合。

活下去。

怀表的盖子突然弹开,传出清脆的机械碰撞的声音。

时间到了。

尾声:

《预言家日报》637期
麻瓜杀人案!作案者竟是巫师?!

《预言家日报》638期
魔法部公布最新消息,嫌疑人是曾经的机械天才?

《预言家日报》639期
傲罗办公室放出消息对生灵灭开启一级悬赏

《预言家日报》640期
傲罗精英分队队长王不留行于今日傍晚成功击毙生灵灭